寻浙大教授墓,古稀二老七年不休

2019-10-21 08:56:52   来源:今日贵州新闻网   评论:0   点击:   [收藏]   [评论]
导读: 找到疑似张荫麟墓,二人再立誓言:联系后人确认遗骸   二老至今还保留着为寻墓画的地图   寻墓路上两位老人相互搀扶   2017年1月5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寒”,正值天寒地冻之时,遵义市官井路凤凰

找到疑似张荫麟墓,二人再立誓言:联系后人确认遗骸

  二老至今还保留着为寻墓画的地图

  寻墓路上两位老人相互搀扶

  2017年1月5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寒”,正值天寒地冻之时,遵义市官井路凤凰国际后旗杆山石木头沟有两位老人,心头却似火炉一般。“七年了,您终于可以安息了!”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捧着陶罐,蹲在一个被挖开的土坑前,嘴里说着这些话,而一旁眯着眼的老头正偷偷地擦眼泪。

  1942年10月,中国史学奇才、浙大教授张荫麟先生因病逝于遵义,安葬在老城南门外旗杆山天主教堂墓地。为找到张教授的墓,遵义两位老人7年间断断续续上旗杆山40多次,他们相互搀扶,寻访附近百姓,终于找到了疑似张荫麟教授的墓,待找到其亲人后,对遗骸进行DNA鉴定。

  石家堡结缘张教授

  遵义府南门城墙内石家堡,曾是遵义李姓教育世家之寓所,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名叫李永颐,今年85岁,年幼时就居住在此,遵义老三中校长李莜荃是她的祖父。浙大西迁来遵时,张荫麟、梅光迪、费贡、沈思岩、李熙谋等教授,就住在石家堡。当年不到十岁的李永颐,也因此领略过浙大教授们的风采。

  张荫麟曾住在石家堡2号,每次碰到,李莜荃都会拉着孙女李永颐和张教授打招呼,“荫麟伯伯”叫过一声后,张教授每次都会亲切地摸摸这个女孩的头,他与这个丫头的“缘分”因此种下。

  “两年多时间我见过张荫麟教授10多次,他们平日很忙,除了上课就是搞科研,我去过他房间看过,除了一张床,到处都是书,但码得很整齐。”在李老太记忆里,张荫麟从来都是一身西装,要么灰色要么黑色,最打眼的就是那条条纹领带,从未换过。张荫麟有着标准俊朗的国字脸,戴着一副圆框眼镜,从保留下来的照片可看出,当年张教授器宇不凡。

  《竺可桢日记》中有记载:1942年10月24日,张荫麟于今晨三点去世……下午三点,张已入殓,由狮子桥卫生院出发,送丧者史地系同仁及学生与洽周、谢文通、黄尊生、任美锷、羽仪、振公诸人。出老城南门至旗杆山天主堂坟地,并先在体育场致祭。

  七年上山40多次

  多年前,张荫麟教授的学生云南大学教授李诞曾来遵凭吊,但来到旗杆山埋葬先师的地方时,坟墓已无迹可寻,扫兴而归。直到2009年,时任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的曾祥铣,在开完年会后找到李永颐,“大姐,凭你儿时的记忆,能否去南门石家堡旗杆山找找张荫麟教授之墓。”这话说得正合老太太心意,当年李诞一事就让她有此想法,但无奈形单影只,只能作罢。恰巧,红花岗区政协文史委要出一本关于浙大西迁的文史资料书籍,老太太受邀参与,加之曾会长所托,不想因找不到张荫麟教授之墓,而让此书存有遗憾,她提议寻墓。

  一个老太太要想单独完成寻墓计划肯定有困难,当时她找到遵义文化老人杨敏志和王永康(已故)及居民小组长陈银先一起寻墓。“既然资料有记载,张荫麟的墓就在旗杆山,我们就该到山上去找。”李老太的想法得到支持后,“寻墓小分队”于2011年正式成立。王永康上了年纪,在寻墓过程中摔了一跤,遗憾退出,陈银先也因多种原因没再随行,小分队最后只剩下李永颐和杨敏志两人。

  “当时杨敏志70岁,我79岁了,但我俩达成一致,找不到张荫麟的墓誓不罢休。”老太太开始和杨敏志规划寻墓路线,沿原石家堡老路(已被军分区围墙拦断),顺着玉屏路上山,却发现此路不通,只得从老地委“工字房”掉头下来。再次“出征”,又选择从南门原潜龙井和原玉锡中学围墙附近上山,走了一段又被鳞次栉比的房屋拦住去路。在寻墓路上,两位老人各拄一根木拐,杨敏志在前用镰刀砍荷麻杂草,李老太紧随其后。跨田坎走泥路,七年间断断续续上旗杆山40多次,他们相互搀扶,寻访附近百姓,摔过跤、崴过脚,寻墓念头从未打消。

  历经曲折找到墓碑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6年,老人寻到原石家堡城墙外居住的老农后代。据这位知情人介绍,凤凰国际背后有个石木头沟,要去此处必须从山下一条小路进去,深处有块坝子,曾经是天主教堂用于埋葬教徒的地方,因棺材都用石条做成,所以人们称那儿叫“石木头沟”,后来渐渐地这个地方就被人遗忘了。

  没过多久,老太太在一次聚会中,听70多岁的友人说,曾在旗杆山深处(石木头沟)看到过一块墓碑,只知和浙大有关,不敢保证是否就是其要寻之墓。“旗杆山我们都走遍了,就是没翻到石木头沟下面去,还好碰到老友这么一说,终于看见了希望。”两条线索都指向“石木头沟”,这让两位老人欣喜不已。

  2016年12月28日,旗杆山白茫茫一片。李老太请了几名工人,朝着石木头沟一露出小部分墓碑的荒地挖下去,果然,一块完整墓碑出现。仔细辨认碑文,上面刻有“浙大工学士赖君慈立之墓”,趁热打铁,工人继续挖,不久,半块碑身又“浮出水面”。这半块墓碑上主人的名字仅剩下一个“曦”字,碑文也只见一半,注明此人因感冒头痛数日,慢性脑膜炎而逝。

  《竺可桢日记》有详细记载:荫麟墓旁有浙大学生之墓多人,如蔡煜(温州人,肺炎三十二年去世)、徐正书(衢州人,三十二年去世)、王家滨(安徽人,三十四年去世)、杨曦(脑膜炎,三十二年去世)、赖慈立(湘潭人,三十四年去世)、杨叔衡(海宁人,三十三年去世)。如此比对,挖出的这两块墓碑,其主人很有可能是赖慈立和杨曦。根据这一线索,二老猜测张荫麟教授的墓大致就在这一带,两人寻墓的决心更大。

  今年元月,两位老人再次带着工人来到石木头沟。很快,一个拜台和一扇形碑槽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一锄头下去,又挖出了髌骨、肋骨等。“我看到里面还有一些丝绸,有点像领带那种质地。”李老太说。根据挖出的遗骸及墓葬规格,加之《竺可桢日记》中1946年4月5日“拨10万元修墓”记载,此处极有可能就是张荫麟教授之墓。

  寻其后人再立誓言

  李永颐和杨敏志两位老人寻找张荫麟教授坟墓一事,得到浙大校友会和许多情系浙大的群众支持,在找到疑似张荫麟教授之墓后,湄潭县气象历史文化采访组决定协助老人完成寻墓事宜,通过前往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已查到张荫麟教授1940年在浙大的档案,找到了张荫麟曾留有子嗣的线索。

  “当年他的儿子张匡七岁,女儿张华五岁。”据湄潭人大副主任何琦说,接下来,他们将连同浙大档案馆、浙大校友会等,寻找张荫麟后人,然后与找到的遗骸进行DNA鉴定。

  两位老人矢志不渝寻找张荫麟教授的墓地,曲折的过程讲述了一段难以忘怀的往事,同时也体现了遵义人对浙大的深厚感情。而李老太和杨敏志老人又说了,不找到张荫麟的亲属不罢休,立此豪言时,她已年逾八十五,他也七十有九。(遵义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果)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