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五次援非有需要他还“出征”

2019-10-21 08:56:51   来源:今日贵州新闻网   评论:0   点击:   [收藏]   [评论]
导读: 遇过蟒蛇得过疟疾遭遇过炸弹袭击   胡小全参加非洲朋友的家庭聚会   援非人员与当地学员及技术人员合影   胡小全与当地老师处理试卷   最近,电影《战狼2》刷爆各大头条,一举登顶中国最高票

遇过蟒蛇得过疟疾遭遇过炸弹袭击

  胡小全参加非洲朋友的家庭聚会

  援非人员与当地学员及技术人员合影

  胡小全与当地老师处理试卷

  最近,电影《战狼2》刷爆各大头条,一举登顶中国最高票房。在影片中,援非医生的身影让人感动,在现实生活中,援非人员真的如此吗?2004年5月23日,红花岗区农牧局技术员胡小全,第一次踏上非洲这片古老而神秘的土地,到今年7月9日回国,他被选派参加农业援助项目5次,把生命中最风华正茂的7年留在了非洲。

  养鸡育牛职教他样样能干

  胡小全,1974年出生,自贵州大学动物医学专业毕业后,一直在红花岗区农牧局当畜牧兽医技术员。第一次去非洲时,女儿才半岁。通过层层选拔以及联合国粮农组织、尼日利亚政府的审核,而立之年的胡小全被公派到尼日利亚,执行第一期中尼农业南南合作项目两年。“2004—2006年是第一期,2010— 2012年是第二期,2012—2013年、2014—2015年到了埃塞俄比亚,2016—2017年7月在尼日利亚联邦首都。”胡小全细数着援非年头,简单的几个数字却蕴藏着内容丰富的故事。

  有人说,非洲什么都缺,但也什么都有,这里是一个天然宝库。然而,尽管非洲农业发展潜力很大,但仍面临严重的“吃饭问题”。在尼日利亚,胡小全的主要工作是结合当地环境、综合市场因素、农场主的意见,发展畜牧养殖业。第一期是在YOBE州的GRAM农场。两年下来,他将该农场从一家不能自繁自养,仅有4000羽蛋鸡的养殖场,建设成拥有种鸡场、孵化场、育雏育成场、蛋鸡场、饲料加工厂的蛋鸡种鸡养殖场,蛋鸡规模达到上万羽,并且能向周边地区提供蛋鸡苗,改变以前该州无种鸡场供苗的历史。

  “搞孵化是很复杂的工作,温度得控制精准,高了要烧蛋,低了胚胎又会停育。”每天晚上要到孵化场查看6次,睡个好觉几乎不可能,由于人手有限,当地人技术欠缺,这些工作都需要胡小全亲力亲为。

  有了第一次的援非经历,2010年,胡小全在执行中尼第二期南南合作项目时更加游刃有余。他利用自己服务阿布贾的KUBW综合农场和卡诺州AHMAD综合农场的资源优势,帮助农场实施了蛋鸡养殖、肉鸡养殖示范、鹌鹑养殖、种鹌鹑选育孵化和百头牛羊育肥项目,自行规划设计建成育雏室,利用当地原材料自制立体育雏鸡笼。后面三次援非任务,胡小全的主要工作是职教,教授当地人如何使用仪器设备,在农牧饲养中如何正确使用药物等。

  身处“险境”却义无反顾

  由于成绩突出,胡小全受到了尼日利亚政府、中尼专家组和粮农组织的好评,被农业部考核为优秀等级。他的援非成果,记录成册有几大本,但在非洲的生活他自己体会更深刻。

  让胡小全记忆犹新的是,2012年初为期两年的第二期任务快结束时的除夕夜。“那天,刚给家里打过报平安的电话。”胡小全说,尼日利亚当地时间下午6点,只听见轰隆一声,离住处10米左右的马路上遭遇炸弹袭击,随后枪声四起。“我住的房间玻璃全被震碎了,屋里一片狼藉,非常恐怖。”

  胡小全说,还有一次,上课结束后他与同事结伴爬山,因学校地处原始森林,随时有野生动物出现,所以他拄着一根木棍,途中经过一个水塘,他蹲下准备洗手,同伴已先行,背后突然有异响,他回头一看,一条比碗口还粗的蟒蛇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第一反应肯定是跑啊,当地人教过我们,边跑边用棍子敲击石头,所以我那根棍子派上了用场。”胡小全笑着说,自己在非洲“混”了很多年,生活经验越来越丰富,跑步也变厉害了。

  胡小全告诉记者,埃塞俄比亚相对安全,但小偷小摸的事时常发生,最厉害的就是蚊虫叮咬无处不在,他因此得过疟疾。

  “援非过程中想家怎么办?能回国探亲吗?”记者问。胡小全说,多年下来,他和农场主的关系处得很融洽,如果想要回家探亲,对方肯定会答应,但他一次也没有这样做过,只选择和家人通电话,在头一年他记了一笔账,光是打电话就花了5000多元。“你出国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国家,想走就走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胡小全就是这样一个老实人,他的一言一行,已成为14岁女儿的榜样。

  有需要会再次踏上那片土地

  在项目实施过程中,胡小全最注重的是生产环节技术管理以及资金链供应,同时还关注市场和消费群体。经他帮扶的两个农场,总产出453.2万人民币。工作之余,他还经常帮扶周边农户,推广以预防为主、治疗为辅的科学化规模养殖,经他培训的农民达200人次,辐射到项目点的4个州。

  “搞技术的,很多时候要的是一种认可。在援非过程中能感受到强烈的尊敬,价值体现出来了,我真的很自豪。”一直以来,胡小全家里的电话没变过,他说,非洲朋友可能随时会打来,向他咨询一些技术上的问题,这是一种人走茶不凉的情意。尽管回国了,但胡小全坚定地表示,如果明年援非计划还需要他,他会再次“出征”。(遵义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果)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