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数码 > 网络 > 正文

抖音成韩国年轻人新宠 德美版都没火太久

2018-07-29 19:43:07   评论:0   点击:   [收藏]   [评论]
导读:[db:描述]

选好音乐和滤镜,接着拍摄十几秒的短片,最后在手机应用平台上传、与好友分享……抖音等App在中国年轻人中间掀起的“短视频热”,引发外媒“围观”。有韩国媒体甚至将短视频产业与O2O外卖、共享单车、二次元文化、电竞一同评为“2017年度中国五大新经济”。

韩国年轻人的新宠

在韩国最大门户网站NAVER输入“短视频软件”,近八成都是关于中国“抖音”或“快手”的报道。从去年开始,韩国年轻人之间也开始流行玩这类短视频软件。抢先登录韩国短视频软件市场的是“快手”,当时由于很多韩国明星爱用该软件并转发视频,“快手”很快成为韩国短视频软件市场的龙头老大。不过从去年底开始,“抖音”(右下图)的登陆让原先的市场版图发生改变。

韩国消费者发现,“抖音”拥有更多的功能乐趣,比如用户可以选择重复或慢镜头播放,也可以加聚光灯等特殊效果,而且由于操作更简便、容易上手,很快在韩国年轻人之间流行开来。韩国财经网站Newspim称,近期在韩国网络主播群中,玩转该频软件各种功能的“达人”们,人气居高不下。

德国存在版权问题

其实“抖音”这种互联网理念并不算新,也并非中国原创——早在五六年前,德国和美国等国家就已兴起,这些“外国抖音”们的命运也不尽相同。Dubsmash(音译为“杜比斯玛希”)可以算是中国短视频社交软件的“德国老师”。该社交软件由成立于2013年5月的柏林新创公司Mobile Motion开发,其玩法就是:用户配合音频进行对嘴型表演,题材覆盖卡通动画、电影和广告,短片录制完成后可以分享给他人。而且音频时长不到10秒。该软件于2014年11月发布后,一周内便登上德国AppStore下载榜首,此后迅速席卷欧美。至2016年6月,来自全球192个国家的1亿人下载了该应用程序。美国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吉米·法伦等名人也使用该应用程序(上图)。

不过,“杜比斯玛希”最近已在德国销声匿迹。《环球时报》记者近日搜索有关Dubsmash的新闻,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它在视频网站Youtube的德国版账号最后一次发布视频已是2017年1月,内容为“2016年最佳短视频”,观看人数只有1.7万人次左右。许多以前曾下载过“杜比斯玛希”的德国用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他们早已不再玩这款App,因为有很多不足:比如一直坚持只做10秒以内的音频模板,不支持用户分享他们的短视频内容,与其他社交媒体没有互动等。

德国国际媒体研究所网络与媒体研究专家诺尔教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杜比斯玛希”逐渐淡出舞台,不仅有经营推广上的问题,还与德国严格的版权法有关。德国“杜比斯玛希”上传的声音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使用提交,如果该平台上的视频只在私人环境中发送且为私人副本,无法律问题;如果将视频发送到YouTube或脸书等平台上,将面临潜在侵权。

美国“素人”玩得早

美国短视频的兴起比德国更早。2012年手机程序Vine成为最早走红的短视频应用,接着Instagram也在原先主打照片分享的基础上,增加短视频的功能,随着手机摄像功能的发展和网络质量的提高,更多类似的应用和网站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然而,在美国,短视频应用始终没能大红大紫,Vine后来被推特收购,并于2016年关闭服务。

业内评论家普遍认为,美国人之所以对短视频社交平台“不感冒”,恰恰是因为他们在视频创作领域的积淀和经历更为丰富。上世纪50年代,胶片摄像机就开始走入美国寻常百姓家,而当数码浪潮来临之后,Youtube又占领视频创作的风口。10年前,美国的影像达人们开始在Youtube上传各种“大作”,很多优秀“素人”得到赞助,拍摄接近美剧甚至好莱坞大片级别的网络电影。

对于美国那些对视频创作充满热忱的人来说,短视频社交软件出现的时机实在是有些晚,因此除了当成一个好玩的新奇工具,闲来时稍微玩玩,已经无法满足现在他们的创作冲动。▲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