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购物 > 正文

2012年九大教训:转发Twitter消息千万用户成被告

2013-01-01 20:18:39   评论:0   点击:   [收藏]   [评论]
导读:发布Twitter消息要小心(腾讯科技配图)<iframe frameborder="0" id="tanx-a-mm_29552776_2501006_9450917" marginheight="0" marginwidth="0" scrolling="no" src="http://z.alimama.com/alimama.php?i=m...

2012年九大教训:转发Twitter千万用户成起诉

发布Twitter消息要小心(腾讯科技配图)

 

<iframe frameborder="0" id="tanx-a-mm_29552776_2501006_9450917" marginheight="0" marginwidth="0" scrolling="no" src="http://z.alimama.com/alimama.php?i=mm_29552776_2501006_9450917&w=300&h=250&re=1440x900&cah=860&caw=1440&ccd=32&ctz=8&chl=1&cja=1&cpl=22&cmm=30&cf=11.5&cg=08428454da7d58213a8310606dc578f3&ac=7469&prk=77757657&cas=prk&cbh=220&cbw=1186&sx=733&sy=0&refpos=,a,null&t=2&pf=1&p4p_ai=1&dx=1&iss=0&u=http%3A%2F%2Fwww.cqcb.com%2Ftech%2F2013-01-01%2F2270134.html&k=%E8%B5%84%E8%AE%AF&tt=2012%E5%B9%B4%E4%B9%9D%E5%A4%A7%E6%95%99%E8%AE%AD%EF%BC%9A%E8%BD%AC%E5%8F%91Twitter%E6%B6%88%E6%81%AF%E5%8D%83%E4%B8%87%E7%94%A8%E6%88%B7%E6%88%90%E8%A2%AB%E5%91%8A-%E9%87%8D%E5%BA%86%E6%99%A8%E6%8A%A5%E5%AE%98%E6%96%B9%E7%BD%91%E7%AB%99&r=http%3A%2F%2Fnews.baidu.com%2Fns%3Fcl%3D2%26rn%3D20%26tn%3Dnews%26word%3D%25E8%25B5%2584%25E8%25AE%25AF%26ie%3Dutf-8&fu=-1&pageid=c0f71294856870dbbd3d894c36e3248d" style="width: 300px; height: 250px; border-width: 0px; "></iframe>

 

腾讯科技讯(童云)北京时间1月1日消息,国外媒体近日刊载文章,对2012年中九个值得吸取的教训进行了概述。文章指出,用户可以迅速地发布或转发一条Twitter消息,然后在很长的时间里慢慢后悔;对于图书出版公司来说,以苹果ipad平板电脑为原生平台的杂志并非这个行业一度希望它们所将成为的“魔弹”;未来将是移动的天下,但这不一定是个好消息。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教训一:你可以迅速地发布或转发一条Twitter消息,然后在很长的时间里慢慢后悔

有谁能想到,一位年迈的保守党议员会成为互联网法律事务领域中领先的变革者?而那正是麦克阿尔潘勋爵(Lord McAlpine)所做的事情。我们并不清楚到底是他还是他的代表律师提出了将成千上万名英国Twitter用户告上法庭的想法,这些用户发布或是转发了有关麦克阿尔潘勋爵与一项儿童性侵犯案有关的错误消息;但无论到底是谁提出了这个想法,事实是英国法律界的整体景象已经因此而发生了改变。

在这项聪明的司法行动中,不同级别的用户所受到的对待是不同的。对于那些关注者人数仅为500人或以下的Twitter用户来说,他们可以跟麦克阿尔潘勋爵的律师取得联系,只需向慈善团体支付很少的费用就能避免受到指控;而对于那些关注者人数更多的用户来说,他们则需要支付更高的赔偿金,或是在法庭上面临来自于那些博学多才的“朋友”们的全力攻击。

英国国会下议院议长约翰·伯考(John Bercow)的妻子莎莉·伯考(Sally Bercow)就是后者之一;而至少就目前看来,她仍旧决心“死拼到底”。如果情况真是这样,那么我们就能盼望一场颇具娱乐性的、同时又是很有教育意义的法律争讼即将上演。

对于当局来说,这一切都令人感到惬意,因为一直以来难以驾驭的互联网“怪兽”终于开始被驯服了。Twitter能给普通市民带来类似于广播的通信能力;那么,如果BBC这样的广播公司需要为其所传播的消息负责,那么Twitter也肯定应该承担这种责任吧?但在实际上,这种观点仅在一定程度上是成立的。

很明显,人们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但将适用于BBC等专业新闻组织的标准用来判断一名考虑不周的个人的行为,这听起来确实是太荒唐了;如果唯一被判断为可以接受的Twitter消息就是那些能起到安抚人心作用的消息,那么Twitter作为一项公共服务的价值也就会受到重大的削弱。此外,在桑迪岬(Sandy Hook)杀手身份的问题上,许多专业的新闻记者也都曾迅速作出结论,犯了类似的错误。

教训二:对科技公司作出估值仍旧是一种不严谨的科学

在Facebook IpO(首次公开招股)上市以前,一个很大的问题是:这家公司的估值到底是多少?而在这家公司IpO以后,答案是:其估值低于我们原本预想的水平——或者说是,低于我们被华尔街引导着去相信的水平。在Facebook股票开始公开交易的头三个月时间里其股价下跌了24%,这一事实已经促使一些感到不满的投资者考虑采取法律行动。很明显,这些投资者并未听说过一件事情,那就是就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来说,为小鸡内脏等问题提供咨询建议的顾问所得出的结论很可能会跟运用电子表格进行运算的顾问军团所得出的结论同样“可靠”。

但是,与惠普这家陷入困境的美国电脑巨头为软件公司Autonomy支付的价格相比,Facebook估值的动荡看起来会变得无足轻重。在2011年10月份,惠普以11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总部位于英国剑桥的软件公司;而在上个月,惠普宣布将对这项交易进行88亿美元的减记,愿意是惠普已经发现Autonomy不值该公司为其支付的收购价。惠普声称,在这一减记中,有55亿美元可以用发现了“会计不法行为”来进行解释。

Autonomy的创始人迈克·林奇(Mike Lynch)对惠普的这种批评作出了否认,他已经成立了一个网站对惠普的指称作出争辩。与此同时,在“森林”的另一头,甲骨文首席执行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也已经建立了一个网站,声称“Autonomy也曾向甲骨文标价出售,但甲骨文对这项交易不感兴趣,原因是其价格过高”。

在这一切事情正在进行中的形势下,普通读者有权提出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像惠普这样规模庞大的一家公司来说,怎么会在对未来一家并购交易的估值问题上犯下价值高达88亿美元的一个错误呢?难道这家公司不应该是事先征求过顾问公司的建议吗?

事实上,惠普确实有征求并购顾问的建议。据《纽约时报》报道称,所有四家大型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KpMG)、安永(Ernst and Young)、德勤(Deloitte)和普华永道(pwC)——都曾在此时或彼时为惠普提供过顾问建议。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或许惠普应该试着去问问那些给小鸡看内脏的人的意见?

教训三:Raspberry pi出人意料地颇为吃香

在几年以前,艾本·厄普顿(Eben Upton)和他在剑桥大学计算机实验室中的一些学术同仁曾对一个事实表示担心,那就是在想要研究计算机科学的年轻人中,大多数人都不再知道如何编制程序。因此他们就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设计一种尺寸较小的、价格低廉的电脑,在学校开放日将这些电脑送给想要申请进入计算机科学研究领域的学生;随后,任何接受面试的人都会提问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用这种电脑做了些什么事情,只有那些做过一些有趣事情的学生才会被考虑批准入学。

自BBC Model B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改造了整个英国IT行业的景象以来,以上这项举措开启了最吸引人的一次家庭计算实验。“我们原本觉得,我们可能会生产数百台这样的设备。”厄普顿随后写道。“或者说,在最好的情况下,在这种产品整个的寿命周期中生产上大概数千台设备。”

但事实证明,他的这种预想是大错特错的。当这种最终被命名为Raspberry pi的设备宣布推出时,有10万人加入了邮购名单;当这种设备正式上市时,庞大的需求导致两家签约在线零售商的服务器陷入了崩溃状态。到目前为止,这种设备已经售出了80多万台;对于那些持怀疑太多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一种令人惊奇的回击。怀疑人士原本的观点是,在当今由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占据主导地位的市场上,基于Linux操作系统运行的、在用户启动以后只会在那里不停闪烁的设备不会有市场。但是,在BBC Micro于三十年以前诞生之时,怀疑人士也曾经说过类似的事情。

教训四:对于出版公司来说,苹果ipad平板电脑并非什么“魔弹”

印刷图书出版商讨厌网络,部分原因是它们不能控制人们会对它们发布在网络上的内容做些什么,但更主要的是因为它们不能让用户为这些内容付费。因此,当苹果ipad到来时,出版商们就像贪婪饥饿的恶狼一样开始对其发动了“进攻”。没错,出版商必须向苹果支付30%的分成,才能在后者的iTunes商店中提供内容;但无论如何,至少消费者会支付一些费用。而且,苹果这种平板电脑华丽的显示屏和处理能力意味着,出版商可以创造“沉浸式的阅读体验”,从而在很大程度上阻止读者“冒险”进入令人讨厌的互联网。

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永远都愿意尝试新鲜的东西,他在2011年2月份推出了The Daily,这是全球范围内第一份以ipad为原生平台的报纸。不过,他已经在2012年12月份关闭了这种产品,称其“无法足够迅速地找到足够庞大的受众,因此无法说服我们相信这种业务模式从长期看来是具备可持续性的”。

这是一场代价昂贵的错误吗?是的,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同时也是一种很有价值的实验。事实是,ipad出版物看起来可能很酷,但可能相当“笨重”。首先,用户必须要把整本书都下载下来,然后才能开始看第一页(想象一下,如果你必须在网站上这样做,那么情况会是怎样)。其次,ipad出版物大多数“都只不过是笨重的pDF文件罢了,由于加入了不必要的多媒体修饰物而变得不堪负累”。

这并非是说,以ipad为原生平台的杂志在数字时代的生态系统中没有立足之地,而是这种出版物并非图书出版行业一度希望它们所将成为的“魔弹”。

教训五:为什么Facebook不应在联合国中拥有一个席位

对Facebook来说,这个社交网络的用户人数已经达到了10亿多人,这意味着其“人口”可能与印度一样多;但从根本上来说,Facebook是一种“独裁政治”。就成为联合国一员所需要做到的事情而言,坚持民主原则并非条件之一——这从来都不是加入联合国的条件。举例来说,罗伯特·穆加比(Robert Mugabe)统治下的津巴布韦、伊朗、白俄罗斯和安哥拉都是联合国的成员国。因此,对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来说,他在联合国的纽约总部中可能会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毕竟,跟所有最好的“独裁者”一样,他也总是知道对于他的“子民”来说,什么东西才是最好的。

举例来说,他知道Facebook用户想要所有事情都变得“社交化”,也就是面向整个世界开放。他还知道,虽然用户总是会“碎碎念”的执着于隐私权问题,但他们对这个问题的担心也只不过就是“碎碎念”的程度而已。就在几天以前,Facebook还刚刚宣布不再允许用户避开其搜索。Facebook产品总监(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头衔)山姆·莱辛(Sam Lessin)在接受采访时称,用户原本可避免Facebook搜索的能力将会“退休”,原因是“仅有个位百分数的用户”会在实际上避开Facebook搜索。如果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英国著名记者、小说家、散文家和评论家)还在世,那么他该有多么喜欢“退休”(retired)这个词的使用啊!

鉴于Facebook的用户人数已经超过了10亿人,这就是说哪怕只是“个位百分数的用户”也意味着“退休人员”的总数高达数千万人。顺便说下,之所以说莱辛的“产品总监”这个头衔很有意思,是因为所谓的“产品”就是你我这样的Facebook用户。

教训六:图书出版商已最终认识到,它们是亚马逊午餐菜单上的“主菜”

有这么个“脑筋金转弯”问题:“去中介化是个很长的单词,它的拼写是什么?”(Disintermediation is a very long word. How do you spell it?)当然,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它”(it)。不过,“去中介化”(Disintermediation)确实是时下的热门词汇;顾名思义,这个单词的意思就是取消中间人,而这正是互联网所做的事情。还记得旅行社吗?唱片店?书店?图书出版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图书出版商都曾坚持认为,虽然互联网很明显正在摧毁其他行业的商业模式,但图书出版是一个非常特别的行业,以至于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这个行业身上。毕竟,说到底所有作家都需要一家出版商——不是吗?只有那些处境凄惨的家伙才会自费出版吧。呃,且慢,不一定是这样。

随着电子书的到来以及这种媒介的广泛被人接受,再加上按需式的印刷模式以及亚马逊的电子书出版引擎,自我出版已经从一种梦想变成了现实。如果你写好了一本书,而且这本书是使用微软Word格式写成的,那么就可以上传到亚马逊的出版引擎上,然后在上传一张封面图片,再选择好价格;然后,在大约四个小时以内,这本书就会在网络上出售了。

如果你觉得,自我出版是只有无能的人才会去做的事情,那么不妨看看《格雷的五十道阴影》(Fifty Shades of Grey)把,这本书最开始就是在网上火起来的。

教训七:只是因为互联网治理的重要性过高,因此将这个问题留给联合国来处理,这并非意味着互联网不需要治理

国际电信世界大会(World Conferenceon 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WCIT)已经结束,这次大会成为了一场“闹剧”,未能解决有关互联网治理的问题。从表面上来看,此次大会与升级国际电信协议以及使其变得更加和谐有关;但在实际上,有些国家(其中包括多个采用独裁体制的国家)和电信公司是想利用此次大会作为控制互联网内容的一种工具,向创造和提供互联网内容的人们征收费用。

到最后,此次大会几乎是赤裸裸地破裂了,大多数西方国家都拒绝签字同意一项议题,那就是国家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应在互联网治理的问题上扮演任何重大的角色,仅有两个国家支持。但我们仍旧面临着一个问题,简单来说就是与此相关的谈判并未破裂,而是需要修补。从历史上来看,互联网的治理在过高程度上有利于总部位于美国或是在美国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的机构。当互联网主要是一种美国和欧洲的现象时,这是很好的;但现在的问题在于,互联网已经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网络,要因此我们所需要的是一种跨国性的治理结构,这种结构不仅能够反映这种现实,而且还不能打破这个体系的开放度和损伤其生命力。如果谁能率先解决这个问题,那么肯定会是诺贝尔奖的得主。

教训八:你是希望网络不需要隐私权,还是至少想要加密你自己的信息

在1999年,时任Sun Microsystems首席执行官的斯科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曾说过一句名言,那就是消费者隐私权问题是个“转移注意力的话题”。“无论如何,你都没有什么隐私权可言。”他说道。“学会习惯这一点吧。”

当时,人们对麦克尼利的这种说法表示怀疑;但时至今日,人们已经更好地理解了他的说法。我们一直都在梦游般无意识地走近一个网络化的世界,在在这个世界里,隐私权从表面上来看像“衣食父母”那样备受尊重,但实际上到处都在被滥用。你可能想知道,为什么无论你走到互联网的任何地方,特定的广告看起来都会如影随形地跟在你身旁;或者你会想知道,为什么你所“喜欢”的品牌总会在你的时间轴和好友信息中神秘出现。谷歌(微博)知道你曾看过的每一个YouTube视频(你在Gmail电子邮件服务中所看过的视频也是一样);Facebook也知道你所感兴趣的所有东西,而且还知道你的真名。

另一方面,美国国家安全局(NSA)也正在监控你的所有电子通信(美国以外其他国家的安全当局很可能也是如此),英国数据通信法案(UK Data Communications Bill)表明该国政府机构也有着类似的抱负。与此同时,西方国家仍在向全球其镇压性的政体出售电子监控工具。

想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关掉智能手机,而且永远都不再使用互联网。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可以试试用pGp等工具来加密你的电子邮件;但对于那些“胆小者”来说,这种方法又不够好,因此对他们来说,“生存法则”可能会是这样的:不要把你会写在明信片上的任何信息写到电子邮件中去。

教训九:未来将是移动的天下,而这不一定是个好消息

从2012年来看,智能手机(也就是能接入互联网的手机)的采用量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平板电脑也并未显示出增长减速的迹象。这就意味着我们正在走向这样的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大多数都将使用手持式设备来接入互联网。这种转变将带来许多重大的后果,其中上升式的后果很明显,那就是数十亿的用户将可更加容易地将互联网与自己的日常生活结合到一起,并将其与所有能带来的利益都结合到一起。

对大多数人来说,下行式的风险则不那么明显,但这种风险确实令人担心而且真实存在。整个世界都将朝着这样的一种趋势发展,那就是大多数人都通过“闭合式”的设备接入互联网,这种设备将会增强公司的力量,而对于公司来说,我们几乎没有任何理由来完全信任它们;任由技术“予取予求”,并非一种好现象。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