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汽车 > 行情 > 正文

金牌教练拒交奖金遭领导威胁 被迫去汽车店打工

2012-12-31 20:44:17   评论:0   点击:   [收藏]   [评论]
导读: 汪成荣这一年  2011年12月28日收到青海省体工一大队下发的《关于对汪成荣同志停职的处理决定》  2012年2月7日、2月13日、2月21日和2月23日连续4次接到单位通知,要求其将中残联所发奖金如实上报  4月11日...
 汪成荣这一年

  2011年12月28日收到青海省体工一大队下发的《关于对汪成荣同志停职的处理决定》

  2012年2月7日、2月13日、2月21日和2月23日连续4次接到单位通知,要求其将中残联所发奖金如实上报

  4月11日赴京向国家体育总局告状,无功而返

  6月末与青海省体育局局长冯建平交涉,话不投机

  7月到西宁市一家汽车销售店打工,4个月推销了七八辆越野车

  11月停工,未再回汽车销售店上班

  12月28日前往青海省体育局“拜访”局长,扑了个空;之后想找青海省体工一大队队长杨海宁交涉,再次扑空

  汪成荣是国内著名残疾人田径教练,北京残奥会上,他带的弟子获得了3金1银的成绩。2011年底,因为其工作关系所在的青海省体工一大队要求上交残奥会所获的149.91万元奖金,汪成荣不从,最终被停职。随后汪成荣通过媒体将此事曝光,外界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但整整一年过去了,昨日当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汪成荣时,这位功勋教练无奈地表示,自己仍在被停职的状态。汪成荣还向记者透露,为了孤立他,有关单位还给他的同事和朋友下达了“威胁指令”。迫于生活和精神双重压力,汪成荣不得不到一家汽车4S店打工……

  多次上访

  停职仍未被取消

  2005年,汪成荣从青海省体育局借调到中国残奥管理中心,担任“国家残疾人中长跑项目主教练”一职。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汪成荣的弟子取得3金1银,打破2项世界纪录,还有3个前8名的成绩。2011年10月,中残联将残奥会奖金149.91万元汇入汪成荣的个人银行账户。然而,随后不久,汪成荣所在的青海省体工一大队就要求其上交奖金,由组织进行再分配。汪成荣强硬地拒绝了单位的要求,于是在2011年12月28日,单位将其正式停职,同时停发工资和一切福利待遇。此后,汪成荣还连续4次接到单位通知,明确要求其将奖金数额如实上报。2012年3月,汪成荣通过媒体将此事曝光,外界争议声非常大。但青海省体育局方面态度依旧非常强硬,要求汪成荣必须上交奖金,然后按照奖金额的50%给汪成荣,30%给辽宁、江苏、云南的教练员及有关参与人员,10%给青海省残联有关参与人员,10%给大队后勤、场地及科研人员。汪成荣并不愿意妥协,他在多次找体育局领导沟通无果的情况下,今年4月11日,汪成荣、孙英杰夫妇赴京向国家体育总局告状。一周后,他们收到了最终答复:总局无权处理奖金纠纷,建议汪成荣向青海省信访部门反映情况。汪成荣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不断向青海省信访部门反映情况,甚至还给青海省的领导写过信,但始终如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朋友少了

  曾收到匿名短信

  更加让汪成荣感到难受的是,在这件事情之后,他在体育系统内的一些同事甚至朋友都开始疏远他,“我是一个很直的人,喜欢交朋友,在体育系统工作这么多年,我有了很多好哥们,平时几天就要联系一次,以前就算他们在多巴基地,我在西宁城里,我不打电话给他们,他们都会打电话约我吃饭喝酒。但这次事情后,再没有朋友来联系过我。更可气的是,有时候我回体工大队去办事,路上遇到老同事,人家扭头就走,就像不认识我一样。”汪成荣固执地认为,自己之所以被孤立,青海省体工大队领导一定是在其中起了负面作用,他甚至还向记者透露了这样一件事情,“其实之前我也没想那么多,直到今年12月17日,我突然收到一条匿名短信,告诉我是大队领导威胁同事和朋友必须和我划清界限,不然后果严重。”在记者的要求下,汪成荣将这条短信转发给了记者,短信内容如下:“成荣你好,好久没有联系了,还好吧。自从你从单位离开后,我们很想和你坐坐,但是单位领导告知我们不能和你接触,如发现者就得下岗,我们当时听后特别气氛(气愤),我们不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所以直到今天才给你发短信问候一下,望你理解为盼。”汪成荣说他此后一直不断拨打该号码,但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我能够理解,他们也要生存啊。”

  工作没了

  无奈之下去卖汽车

  被停职,被停发工资和一切福利待遇,对汪成荣家庭的经济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因为有残奥会奖金,再加上妻子孙英杰曾是著名田径运动员,也有一些存款,一年下来,汪成荣说他的家里还没困难到“揭不开锅”的地步。相比物质生活,精神上的空虚才最让汪成荣无法接受。无论是年轻时当运动员,还是后来当教练,汪成荣都是一个“一点也闲不下来”的人,突然工作没了,朋友也少了,一下子闲下来的汪成荣就像一根绷紧多年的弦,骤然放松后,马上就走音跑调。从北京“告状”无果归来后,汪成荣完全不知道该干点啥好,“除了带小孩外,就跟一老头似的,到外面遛弯,无聊,不习惯。”

  汪成荣也想着给自己找点事做,今年7月,他到自己一位朋友开的汽车4S店去打工,拿的是固定工资,每月3000元,保底,但没有提成奖励。“其实也是朋友看我憋屈得慌了,想着帮帮我。”汪成荣说他在4S店的工作是做销售,而据《新京报》报道,4S店老板介绍汪成荣的业绩在新人中算不错的,4个月的时间里,就卖出了七八辆越野车,总销售额近300万元。不过,最开始的新鲜劲过后,汪成荣发现自己实在无法投入到汽车销售这个角色之中,11月中旬,因为孩子生病,汪成荣再没去4S店上过班,“过去20多年,我都是干体育的事,我这个人早就溶进体育之中,现在改行已经不可能了。”

  青海省体育局态度强硬

  这事只能“放着”

  对于汪成荣所描述的领导“威胁”汪的同事和朋友不得与其接触这一情况,成都商报记者昨日曾试图联系青海省体育局局长冯建平和青海省体工一大队队长杨海宁,但均告无果。

  据《新京报》报道,今年6月末的环青海湖自行车赛前,汪成荣夫妻曾找到青海省体育局进行沟通,但因为意见不合,双方再次发生争吵。青海省体育局局长冯建平透露,让他很不满意的一点是,汪成荣夫妇竟然“威胁”他,“他们说要在环湖赛现场打标语,我说你们去吧,我不怕。”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汪成荣承认妻子孙英杰曾经一气之下说出过这番话,但绝非“威胁”,只是“气话”,“我们找到冯局,他叫我们上交奖金,才能继续谈别的问题。我就说交钱可以,只要他们拿出相关文件,不但上交50%可以,上交100%都可以。但冯局虽然承认没有相关文件,态度却很强硬,孙英杰实在气不过,才说出气话的。”

  据《新京报》报道,冯建平28日在电话中向该报记者强调,青海省体育局对此事的态度非常明确,要按照2012年年初的奖金分配方案来办事,目前汪成荣不遵守相关规定,导致这件事只能“放着”。面对主管部门的强硬态度,汪成荣没有半点服软的痕迹,他也明确向成都商报记者表态,自己绝不会妥协,“以前没有上交50%的规定,我先得了奖金,它再规定如何分配,这不是耍无赖吗?再说了,局里说30%的奖金是给其他省份的教练员以及有关参与人员,但我去了解过了,中残联早就将这些人员的奖金发放到他们所在的省份了,还用的着青海省去奖励?体育局要拖着,那我也就只有拖着了,除非他们能拿出相关文件来。至于未来的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吧。”

  (何鹏楠)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