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中学”掐尖优秀生源扰乱教育生态 亟待规范

2012-12-31 20:58:16   评论:0   点击:   [收藏]   [评论]
导读: 超级中学是无数学生和家长仰望羡慕的圣殿:创造一个又一个高考神话,占据当地大部分著名高校保送生名额,独享教育管理部门授予的政策豁免权,在全省范围内掐尖优秀生源。  超级中学又让无数学生和家长爱恨交...
 超级中学是无数学生和家长仰望羡慕的圣殿:创造一个又一个高考神话,占据当地大部分著名高校保送生名额,独享教育管理部门授予的“政策豁免权”,在全省范围内“掐尖”优秀生源。

  超级中学又让无数学生和家长爱恨交加、无奈感慨:背离国家“教育宪法”指导思想,垄断、掠夺优质教育资源,扰乱教育生态,破坏教育均衡,和民办学校“公私合营”变相敛财违规招生……(《半月谈内部版》2012年第12期)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要逐步建立以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努力营造公平的社会环境。而超级中学伤及了社会公平的重要领域——教育公平。

  高考升学率:超级中学的金字招牌

 

  无论富饶的东部还是欠发达的西部,几乎每一个省份都有在当地家喻户晓的超级中学。它们拥有极其雷同的特征:高额升学率、高质量生源、高水平师资。

  以陕西省为例,2009至2010年,西北工业大学附属中学考入北大、清华的学生数占陕西省的比例分别为39.6%和36.1%;西安高新第一中学这一比例为22.5%、26.1%。2010年,这两所超级中学考入北大、清华的学生占陕西省的62.2%。2010年,北大、清华在陕西省自主招生名额的98.9%、保送名额的97.3%,被位于西安的5所中学占去。

  考入或者保送北大、清华等著名高校的人数是超级中学最大的金字招牌。虽然很难评价其学生综合素质有多高、德智体发展有多全面,但是,它们通过创造的一个又一个高考神话,紧紧吸引着无法摆脱高考引力的家长和学生。从这个意义上说,超级中学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代表。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要求,高中阶段教育,应“克服应试教育倾向”。这部有“教育宪法”之称的规划纲要,已经在超级中学极力创造、宣传的高考神话中,遭到冷落。

  “公私合营”办初中,提前“掐尖”抢生源

  高中校长都明白,要想在高考中取得佳绩,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优质的生源和师资,前者的分量更重。这些超级中学的“优质生源”从何而来?

  今年全国两会前后,郑州一家民办外国语中学组织小升初选拔考试,河南省约2万名小学生参加,录取比例超过50︰1。民办初中组织的考试,为何有如此惊人的吸引力?

  “民办学校只是个虚名,大家都知道它是咱们省著名的超级中学实际控制的,听说两所学校校长是同一个人,有很强的后台。孩子考进这所民办初中,就相当于一只脚已经迈进那所超级中学。而那所超级中学每年考上‘985’大学的学生有上百人啊。”一位带着孩子驱车200公里到郑州考试的家长说。

  教育部门明文规定,原则上禁止公办高中跨区域招生。为了在更大范围内抢夺优秀生源,一些公办的超级中学开始私下设立和自己没有法律关系的民办初中。通过民办初中,组织各种选拔考试,在全省范围内“掐尖”、遴选优秀学生。

  许多超级中学都有一所或多所和它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民办初中。在全省范围内“掐尖”考试遴选出来的初中生,在升高中时有诸多优先、便捷的通道进入超级中学。超级中学则通过多种渠道暗示或者宣传某所民办初中与它们的实际关系。这些民办初中的教学副校长、教务主任、骨干教师,往往由超级中学的老师兼任。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金波认为,通过不正当竞争垄断一个地区甚至全省多数优秀学生的超级中学,在高考中毫无悬念地获得令人眼花缭乱的成绩单,这正是超级中学生财的资本。

  垄断优质资源,拿公共资源攫取暴利

  超级中学与其民办初中“公私合营”,双方都既能获得优秀生源,又能借机收费敛财。与普通公办学校初中阶段免除学杂费只收书本费相比,这些民办初中收费价格不菲。河南省一家“公私合营”的民办初中,每年仅择校费收入就达1260万元。近年来,河南省“公私合营”的民办初中择校费以超过15%的幅度上涨,学校的招生规模也不断扩大,每个班甚至达到70名学生,教师上课开始使用扩音器。

  为了考上这些民办初中,许多家长不得不让孩子参加这些民办学校举办的各种考前培训班。“不上培训班,几乎考不上。在培训班里讲课的老师,有的是超级中学考试命题组成员。这样的培训班,不上行吗?”女儿曾经参加这所学校5次培训共花费3000元的家长王某对半月谈记者说。

  华东师范大学一位教育学教授说,为了赚取更多利益,上海、武汉、西安的一些超级中学和许多培训机构达成秘密协议或者口头协议,默许培训机构打出超级中学“直通班”、“外语培训部”和“奥数集训班”等旗号招揽生源。

  “前段时间,有一位超级中学的校长公开表态,没有收过任何择校费和赞助费,而事实是他们收费的名目叫学校建设费。校长都敢如此偷梁换柱地撒谎,他领导的学校能培养出怎样品学兼优的学生呢?”北京市海淀区一位中学副校长说。

  一些教育学家认为,超级中学一方面顶风违规跨区域“掐尖”,另一方面,对成绩普通甚至较差的学生收取高额费用。这些行为,与其到处宣扬的“挖掘学生潜力、培养优秀人才”的办学宗旨形成巨大反差。

  在超级中学的光环下,教室里的每一个座位都是稀缺资源,“拼爹游戏”的土壤越来越肥沃。除了从全省范围内违规“掐尖”得来的优秀学生外,还有哪些成绩平平的学生能够聆听超级中学的优质课程呢?

  扰乱教育生态,危及社会公平

  除了考试、推荐、保送等渠道外,超级中学通过广泛的网络,获知某位优秀学生的信息后,会派老师直接深入家中,提供诱人条件,说服家长,然后将学生挖走。提供的条件诸如初中、高中学费、食宿费全免,如果家长愿意陪读,每月提供租金,为家长提供电动车等。这使得许多初中、小学期中、期末考试的成绩,不敢再张榜公布。

  河南几所由不同超级中学实际控制的民办初中,相互之间也在“较劲”,并把各自的小升初选拔考试时间不断提前。原来是每年3~5月份,现在已经提前到寒假前。“有的学生知道自己已经被录取后,基本就不来学校上课了。有的学生把主要精力都放到培训班上,家长撒谎找理由给孩子请假。为了通过民办初中的选拔考试,小学六年级的学生竟然在课外补习班把初中课程都学完了。我们的课还怎么讲?!”郑州市金水区一位小学老师抱怨。

  北京家长马郡说:“前年腊月一个晚上,我在培训班外面等孩子的时候,看到一位戴着帽子、围着围巾的老大爷在等孙子,鼻涕流了出来,在胡须上结成了冰凌。我差点儿掉泪,觉得生活太不容易了。小学阶段就把家长、孩子逼成这样,高考的压力提前6年压到我们和孩子身上,实在是遭罪。”

  虽然许多学校对超级中学打着“提升地区综合教育水平”的旗号垄断教育资源感到不满,但是其攫取的暴利,着实令其他中学羡慕。许多教育官员、中学校长、教师纷纷前往超级中学参观、学习、借鉴,甚至效仿超级中学的办学模式。

  谁纵容了超级中学

  仔细对照我国的教育法和《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发现,如果严格按照上述法律和纲要规定,中国根本不可能出现超级中学。也就是说,超级中学正是在不断突破红线,不断违规发展中,一步步扩张到今天。

  《教育部关于当前加强中小学管理规范办学行为的指导意见》中也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坚持免试就近入学原则,不得违规提前招生和举行任何形式的选拔性考试。但是,超级中学依托实际控制的民办初中,公然组织选拔性考试。地方教育行政部门为何没有对此履行监管职责?

  教育部等7部门去年发布的规定要求,纠正民办学校的公办教师双重身份现象,但是许多地方超级中学的教师依然在民办学校担任重要职务。地方教育行政部门为何没有按照规定履行管理职责?

  高中生跨区域参加高考,必须经由当地省级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变更学籍。许多超级中学通过不正当竞争手段,从其他地市的中学挖走的高中生都顺利地参加了高考。地方教育行政部门为何敢为这些学生变更学籍?

  ……

  当超级中学通过不断违规赚得盆满钵满时,大量普通中学严守法规,不越雷池半步,反而生源、师资不断流失,经费紧张。

  违规者富、守规者惨,究竟是谁在纵容这些超级中学,侵犯教育公平?(半月谈记者 秦亚洲)

分享到:

网友评论